您所在的位置:诚博国际 > 诚博国际网 > 新闻

66期|谢方一“出山”

新闻|2017-07-17 9:36
来源:诚博国际 | 作者:李林 | 编辑:边润鹏
(谢方一) 诚博国际7月17日讯(星辰全媒体记者 李林)谢方一曾是“名动三湘”的记者,岁月洗刷,同时代的人早已忘却他,但他倒是没有忘却自己,折腾出一首MV短歌《出山》,他的名字随着这首短歌又在茫茫人海中冒了出来。 重新“出山” 很少有人了解为什么谢方一要放弃记者职业,一直折腾着电影。 11年前,谢方一带着《湘西门》项目参加CCTV“赢在中国”创业大赛,以“影视+旅游”模式竞胜为108将。 “赢在中国”创业大赛从全球报名的上十万个选项中海选出108将,当年湖南参赛入围选手进京的只有5个人。自己的项目能够被央视栏目活动评审专家层层把关最终肯定,凭这一点,谢方一就不会轻易放弃折腾。 谢方一放弃记者职业那是更早的事,而折腾《湘西门》项目,则是不过10来年的事。 从一个自由文化人到学会捕捉文化产业项目的机会点,从1989年下海到2017年写成短歌《出山》,谢方一折腾近28年,似乎最后还在原地踏步踏,其创业轨迹是一条复杂的S曲线。 2006年,懵然报名参加CCTV“赢在中国”时,谢方一并不能清晰地描述自己项目的商业模式。 有几位成功企业家做“赢在中国”的导师,马云是其中一位。在活动登上长城时,58岁的谢方一跟42岁的马云说“影视+旅游”,那时候还没有微信,马云也还没有关注文创这一块,谢方一的话好似天书。 (2006年,谢方一参加CCTV“赢在中国”创业大赛,和马云谈“影视+旅游”。) 许多年以后,谢方一把“影视+”改为“电影+”的同时,把“湘西门”单片项目调整到了电影产业的“网约电影”游戏环节。 他卖掉自己唯一的房子,创办新的“蓝梦文创”公司,并注册了“来拍拍”商标、做登记专利┄┄在微信传播技术基础上,一个为旅游景区做病毒式传播和向游客提供手机短视频服务的平台诞生。 尽管谢方一依旧在鼓吹这个属于“电影+旅游”概念的东西,但身边很少有人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值得庆幸的是,当下他已经有足够的机会沟通,短歌《出山》的开唱,好比一发信号弹,一些有心人开始拿显微镜去看谢方一的项目。 “血性视听”新地标 1977年,谢方一参加文革后恢复的首届高考,虽然成绩上线,但是那一年有政策规定25岁以上的超龄文科考生,即便上线也必须有作品才能录取。当年接待超龄考生的长沙市天心区招生办一位老师告诉谢方一:“你知道打油诗吗?就算写四句打油诗,你也算有作品,今年就能录取你。” 40年后,年近70岁的谢方一写了一首打油诗,共4句歌词,命名为《出山》,并找到张家界土家族青年作曲家符玮谱曲。 “山的梦,水的梦,澧水汁汁养我的人;山的梦,水的梦,树上藤藤牵我的心。千里万里,我要回家门;生生死死,我要回家门。” 歌词简短,却凝结了谢方一多年的心血。歌词讲述的故事,是电影里一个募兵出山的场景,这个场景在谢方一的脑海里已映现过无数次。 2000年,谢方一开始做“晚清湘西山民远赴闽台三十年军事移民史”课题调查,在张家界市慈利县三官寺土家族乡胡家坪村,他采集到1884年台湾甲申海战中牺牲的英雄胡俊德的故事。 2002年9月,台北淡水的一批台胞来到张家界市慈利县三官寺土家族乡索水河畔祭水,谢方一代写祭文。 2017年5月,谢方一到慈利县稽考涉及“湘西门”选题的档案,他在造访一位老人卓仁盛时得赠《慈利县地名志》。卓老先生翻看这本地名志指着杀虎胡五的祭文对谢方一说,每每念至祭文最后一句“山呼海啸,祭我儿郎”,他都禁不住唏嘘泪涌!  (谢方一勘察台北汐止无名湘勇魂罐。) 听过《出山》,湖南省音协副主席、秘书长金沙说,一首歌要时尚流行,曲子必须好听;而一首歌真要想做到久远流传,那就得靠内容。《出山》的歌词很短,只有四句话,很容易被记住。《出山》的四句歌词前后是冲突的,单独写在纸上或者黑板上,会显得矛盾。 正是针对这点,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湖南省音协创作委员会副会长陈经荣从曲调结构上肯定了作曲符玮的聪明。陈经荣分析说,作曲使用很轻微的土家镏子打击乐夹杂梯玛卜问生死的念咒声,这一段音乐过渡恰恰解决了歌词内容在前后衔接上出现的断裂。 隔行如隔山,听金沙、陈经荣等人的音乐评价,谢方一感到非常惊讶。谢方一认为,这是创作前即有“断裂”的风险设定,歌词内容的“断裂”,需要音乐过渡。 谢方一的老伴杜江说,《出山》不是娱乐视听,是一个专门为特定电影故事情节服务的创作。“很多的歌,我们听不出它是哪个地方的,而《出山》有浓郁湘西特色。”杜江认定通过电影《湘西门》的传播,《出山》最终会成为湖南音乐“血性视听”新地标。 无处安放的“电影梦” 谢方一对《湘西门》的执着,得从他的“电影梦”说起。 1977年,因为超龄且没有作品的谢方一,第二年又参加高考,这一届上线的文科超龄考生,居然免了要有作品的规定,而立之年的谢方一结束木匠生活,考取吉首大学中文系,成为一名“老学子”。 为了填补多年失学的知识空缺,谢方一不分白天黑夜地四处找书读。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同学那借到一本《沈从文小说选》。 由于文革十年浩劫,当时沈从文的小说不易见到,谢方一觅得残破旧本,写了一篇读后感发表在文革后创刊的吉首大学学报上,题目叫《也是战斗的文学——沈从文小说阅读札记》。
学校将学报寄给北京的沈从文先生,谢方一捎带写了一封信,向沈从文提出能否把其短篇小说改编成电影。
(1985年,作为记者的谢方一在北京采访了沈从文。) “你的文章写得极有分寸。”1982年5月,沈从文回信给谢方一,并对改编电影的事表示允诺。 “后来我读《沈从文的最后四十年》,才知道那时沈老身体已经不好,并拒绝了上海一家剧院改编他的小说,理由是他们不懂湘西。”谢方一说,沈从文先生的认可,让他颇受鼓舞。一个30出头的老学子,开始天真浪漫的做起了“电影梦”。 大学毕业后,谢方一被分配到湖南电视台。“原本筹划是做编剧的,结果被新闻部的领导借用,一借就是3年。” 期间,谢方一奔波于湖南各地,报道大大小小的事件,成为“名动三湘”的记者,并在北京采访了病后出愈的沈从文。别人都以为谢方一会在湖南电视台“功成名就”,但他却在暗中计划着出逃。 “我的时间全部被割碎了,我并不安心做新闻,一心想的是拍电影。”谢方一说。1987年,他出差永顺县采访,在拍完一组晚间新闻花絮后,他将余下的采访任务交给2个实习生,自己偷偷踏上了火车,拿着自己的新闻作品卡带出逃广东。 一年后,谢方一被调到深圳电视台,后又调至海南电视台。兜来转去,所有接收他的单位要他做的事情都是跑新闻,他的“电影梦”终究无处安放。 机遇已经到来 1989年,谢方一决定下海经商。他被外界称为湖南新闻界的“吉普赛人”,属于当时那一批记者里最早下海的人。 下海的谢方一只想“赚钱拍电影”。承揽“海南高速”的募股宣传、策划“椰岛鹿龟酒”登陆湖南市场……谢方一在海南的事业不可谓不辉煌,但说到“赚钱”二字,却是失败多于成功。 没有钱,“电影梦” 就是一场空。被“电影梦”牵引,1994年后他又回到湖南湘西。这一回,他扎进张家界景区,开始接近自由创作状态。 6年后,他遇上一个机会,张家界市文物工作者邀请他考察一个湘军台湾总兵刘明灯古墓,希望能策划做一个“刘明灯故园”类项目。 谢方一心眼死板,“故园”项目在一番考察后被他否定。但这次文物考察,让他找到了可做电影故事的话题,他确定开题研究“晚清湘西山民远戍闽台三十年军事移民史”。两年后,这个选项就被他推成了“40集电视剧《湘西门》+影视村”的综合体。 2006年,谢方一带着《湘西门》选项参加CCTV“赢在中国”创业大赛,台面上项目的胜出并非好事,因为电视剧《湘西门》连带的影视村选址曝光,项目地马上被做旅游地产的一家深圳企业盯上。大势使然,政府要求做影视村一定要买下项目用地。那时候中国还没有全域游和乡村游的说法,产权与经营权没法分开。这对“湘西门”来说,结局必定很惨。湘西门公司做了一个面积8平方公里的影视村项目规划,但最终规划地片被三个旅游酒店项目先后吃掉。 (1989年,谢方一下海经商,时至今日,他在商海的沉浮多归于失败,但他仍然折腾着朝自己的电影梦而去。) 有太多企业遭遇不连续性窘境而折戟于诡异的商战,“湘西门”就是这样的文化小微企业。显然,缺乏商战经验的谢方一连同他的“湘西门”项目,在过去十多年里的路子,只能是在充满学术情怀的“电影梦”里充当一个挣扎生死的悲剧角色。 这耗费了谢方一最好的年华,在项目几近休克的情势下,他从满怀梦想的50岁熬到如今。2014年,谢方一夫妇决定卖掉唯一的住房,裸身再办“蓝梦文创”公司,这一对老人在人生的夕阳规划中开始学会用更复杂的维度观察问题,打算顺应“互联网+”的屏读趋势去做另类的非院线电影衍生项目,时势催醒了几近休克的《湘西门》! 这时候,一再折腾的谢方一,选择以小博大之法,写出四句话的歌词,促成了史诗短歌《出山》血性视听。 《出山》还在一个小的地域范围开唱,但谁又曾会料到,此后会有怎样的际遇?谢方一自信,机遇已经到来,另类娱乐的血性视听,《出山》必定唱响! 自在星辰原创报道 第六十六期 总策划:何旭 执行策划:郑文新、王重浪、林之乐 监制:何乐 文/李林 图/受访者提供 编/陈宇 校/罗罗君

标签:自在星辰 谢方一 湘西 
关于我们| 星辰动态| 联系方式| 星辰邮箱| 网上投稿| 人才招聘| 团队风采| 广告服务| 法律顾问
诚博娱乐官网